Site Overlay

-台湾优先给日本人打疫苗「日本送的疫苗可优先接种在台日本人吓坏了我们想打大陆疫苗」

台湾优先给日本人打疫苗「日本送的疫苗可优先接种在台日本人吓坏了我们想打大陆疫苗」

台湾的反智反科学一次又一次的刷新认知下限。

前有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的各种“新发明”:新增确诊“校正回归”,死亡“校正回归”,人与人的连结;后有台湾当局试图以“免疫桥接”的方式省去本土疫苗三期临床试验,让民众大规模接种。

9日,陈时中首度坦言,台产疫苗有可能不会被国际认证。陈时中这脑回路,是才反应过来?

台湾“卫福部”指出,台湾疫苗生产厂使用的是重组蛋白技术,不仅开发周期相对较长,而且还不易应付容易突变的新冠病毒。目前,台湾有2家厂商进入临床二期试验,临床二期分析主要是看安全性和免疫生成性两项数据,三期才会看保护力,没有三期临床试验数据,就是缺了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即使二期数据没问题,也不代表疫苗具有保护力。

台当局“食药监管部门”疫苗审查专家陈培哲数落“民进党当局就是不相信科学”,台产新冠疫苗选错技术,7月不可能通过紧急使用授权;并且,台当局发展台产疫苗的政策、执行力、政策科学评估面通通有问题。陈培哲坦言,“疫苗最大困难是蔡英文”,由于蔡英文公开宣布7月要打岛内自产疫苗,台“食药监管部门”面临压力,只能加速过关台产疫苗,自己作为科学家的义务是诚实把关,因此已于5月底不满政治介入辞职。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蔡英文与科学家的角力背后定有不可告人的利益链。此前就有台湾消息人士揭露,生产疫苗的高端公司股票几经暴涨,民进党的很多人持有该支股票。而台湾当局所谓的“免疫桥接”就是,把台产疫苗的一二期临床试验数据与200名施打完两剂阿斯利康疫苗的医护人员进行血清比对,只要两项数据“不逊于后者即可放行”。

不关心民生福祉,竟是在创造新词、逃避责任上下功夫,为了肮脏的政治利益还打算开启台湾方式的“免疫桥接”,目前还没有国家或地区这样做,台湾是不是又可以自吹开启了“全球先河”。

据台媒统计,台湾现有200余万剂疫苗,按目前接种顺序,65岁以上高危人群全部接种还需近800万剂,更别说疫情严重的台北及新北地区,目前需接种两剂的前3类高风险人群也无法全部接种,普通民众接种要等到何年何月?

普通民众还没打上,“特权接种”事件层出不穷。3日,新北市卫生局接种名单中出现6名“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官员。台南市政府被爆端午假期开放所有市政府员工公费接种,高雄市政府也将各局处一级主管列入防疫前线名单。岛内还传出八大工商团体施压,将其高层挤入第七类疫苗接种对象。

美国宣布捐赠75万剂疫苗后,资深媒体人王尚智7日爆料称,他的几个晚辈是若干亲绿名嘴和主笔的助理,这几天与他私下聊到这群人早已表态非要打到美国疫苗不可。他说,几个名嘴一直是民进党当局的喉舌,蔡英文、“行政院长”苏贞昌与陈时中当然“欠他们人情”。台媒还曝出了“特权疫苗名单”,上面都是些各行各业有头有脸的人物,风波骤起,名单里的台知名艺人郭子乾11日在脸书向大众道歉。

这些有资源、有人脉、有社会地位的人士不但不帮忙争取疫苗,还自己抢着接种,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并不是美国独一份。

近来,台湾每天新增确诊都破200例以上,如此情形下,蔡英文11日受访时居然还声称:到目前为止,疫情控制到一个程度。台前“新闻局长”钟琴、孙文学院院长张亚中、新党主席吴成典等人11日前往台北地检署状告蔡英文、苏贞昌、陈时中3人涉嫌渎职、图利和伪造文书罪以及炒股罪。

台湾疫情严峻,民众为了保命想选择效用、安全性比较好的疫苗,这种心态是人之常情,但现在传出有人走后门抢打屈指可数的西方疫苗,一方面说明台湾社会对台产疫苗的不信任,另一方面说明台当局采购境外疫苗进度缓慢。数据就是有力的证据:台湾民众党10日公布民调显示,六成多的民众不满意指挥中心采购疫苗进度,近7成不愿施打未经国际认证的疫苗,包括台自产疫苗。

台前“新闻局长”钟琴、孙文学院院长张亚中、新党主席吴成典等人前往台北地检署提告

这就是蔡英文当局与美日合演的一出戏,高调引入少量疫苗,然后在岛内民众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强迫他们接种无三期临床试验的本土疫苗。台湾将变成全球最小众疫苗的试验场,广大台湾民众真要变成“小白鼠”了。

吹捧陈时中,为民进党站台,容不得别人说半点关于台湾防疫做得不好的台湾雄狮集团欣传媒总监林芳怡,于10日凌晨1点死在了前往医院的救护车上,她下午才被确诊新冠肺炎,而在之前,她的快筛结果是病毒阴性。

日本政府提供的124万支阿斯利康疫苗6月4日运抵台湾,台“驻日代表”谢长廷不仅冒雨接机,还在雨中向90度鞠躬感谢;蔡英文不仅赞叹日本是“真正的朋友”,还亲自给安倍晋三打电话表示感谢。此前安倍被爆是日本向台湾提供疫苗的幕后推手。

力挺民进党的林芳怡在生命的最后几天里,也是一个劲地感谢日本送来的疫苗。台南市市长黄伟哲为了感谢日本在如此生死存亡的情况下提供宝贵的疫苗,宣布将优先给在台湾的日本人接种,“市内的800名日本人已经被列入接种名单”。

听闻此消息后,日企员工可高兴不起来,一名在台日企员工表情阴郁地说:“简直就是把我们当成了‘试毒角色’。”一名来台30多年的日本人也被吓坏了:“我不会接种这种即使在日本也没有被用过的疫苗!难道是把我们当成做实验的豚鼠了吗?不少与我相识的在台日本人,也都避讳接种阿斯利康疫苗。”

欧洲药品管理局11日发布消息,毛细血管渗漏综合症须列为阿斯利康疫苗的又一副作用。此前欧洲药管局已认定,阿斯利康疫苗可能会引发伴有血小板减少的异常血栓症状。

上述日企员工称:“中国大陆2次提出无偿提供新冠疫苗均被拒绝,但实际上,靠近大陆地区的台湾人正在秘密地前往大陆接受新冠疫苗接种。老实说,我们日本人也想接种中国疫苗。”

(笑场)

北京的八卦掌流派

  八卦掌是一种以行步走转与掌法变换结合,强调内劲发力的武功。八卦掌作为中华传统优秀 武术 的一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下面是我为大家整理的关于:北京的八卦掌流派。欢迎阅读!

  北京的八卦掌流派

  八卦掌始祖董海川先生,在北京首传八卦掌之后,由于其弟子中多数系带艺投师,难免将原来所学的武术揉合、融汇于八卦掌技艺之中,况且董海川技艺广博精深,对所受门徒因材施教,对他们各授艺业基本相同,但又搀进了不同成分的武术技艺,再加上其弟子们的本身天赋和擅长,各自又吸取了不同拳术的特长,慢慢地形成了各自的风格和特点,演变成各自的流派。

  但是,支派不可能脱离其拳种(门派)的基本风格特点,如果超出了便会成为另一个拳种了,八卦掌个支派也是如此。相异之点较小,只不过在掌势、劲力运用及攻防、技击方面有所差别,但又不失八卦掌的特点,八卦掌各流派之间,彼此互相影响,互相促进,共同为八卦掌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下面我向大家介绍,北京八卦掌的流派及主要传人。

  尹氏八卦掌

  尹福(1840—1909)字德安,号寿鹏、俗称“瘦尹”。河北冀县人。自幼曾习“少林罗汉拳”、“弹腿”等,后带艺拜董海川为师,习八卦掌。、尹氏张以“牛舌掌”为基本掌型。动作刚猛,出手冷脆快,富弹抖力;掌的运用轨迹接近直线,走自然步,趋于急行,以足碾地横开斜进,拧翻走转,进退直接,身行变化简捷明快。

  尹氏八卦掌在京的主要传人有:王敷、贺普仁、尹熙盛、杨昆、解佩启、王尚智、孙书学等。尹氏八卦掌至今还无完整的专著详述其精华。

  程氏八卦掌

  程延华(1848—1900)字应芳,人称“眼睛程”,河北深县人,少年时以 摔跤 著称,后拜董海川为师习八卦掌,艺成后,设场传授八卦掌,门下弟子众多影响较大。程氏掌以“龙形掌”为基本掌型。掌势的运转曲线圆活,弧度较大,千回百折,形成螺旋,步行曲腿如蹚泥,用摆扣步进行身形转换,身法以腰为主宰,现在北京各区县练程氏八卦掌的人很多,覆盖面较大,程氏八卦掌在京的主要传人有:刘兴汉、王荣堂、许繁增、司珍、孙志君、李 文章 、刘敬儒、王正亭、潘学檀、朱宝珍等。程氏八卦掌经过几代人的努力,继承发展、整理完善其派体系,形成了一套具有自己独特风格的程派“游身八卦掌”。

  樊氏八卦掌

  樊志勇(1840—1922)绰号“樊疯子”,满族,世居北京。自幼曾习“少林”、“弹腿”等术达八年之久,后带艺拜董海川为师习八卦掌。樊氏掌以“瓦垅掌“为基本掌型,其拳式紧凑、轻捷灵活,以“三角步”,打四面,踩八方,穿九宫为主,走转圈为辅,具有独特风格。樊氏八卦掌在京的主要传人有:文大生、王刚、韩杰等。他们破除以技自秘、不肯授人的保守思想,整理完善本派理论技术体系,并义务教学,广收门徒。

  梁氏八卦掌

  梁振普(1863—1932)字昭庭,人称“估衣梁”,河北冀县人。自幼曾习“弹腿”等术,后带艺拜董海川为师习八卦掌。此人交手善趋其后,以正击斜,借力发劲。梁氏八卦掌在京的传播者,主要以已故的郭古民先生和李子鸣先生为代表,郭古民先生在京设场教授,以此为业,门徒众多,李子鸣先生及其传人马传旭、王桐、赵大元等,广传技艺,学生弟子桃李满天下。

  除以上四个流派外,特别值得一提的事,三代八卦掌世家的高氏父子,在京长期授拳,门人众多,影响较大,高子英先生,现年八十七岁高龄,自幼随父高文成(尹福的弟子)习尹氏八卦掌,后又从事郭古民习梁氏八卦掌,并将其两种风格,融会贯通。其子高继武自幼随父习武,继承了尹氏、梁氏八卦掌,在其父艺基础上,更加完善了其风格,尤其精通“大枪刘德宽”创编的直趟“六十四手”单练和对练。

  以上文中所述,仅限于北京,而且仅限于笔者所知,对不知者、知而不祥者不敢妄言。

  通过多年接触各流派及其各支系,并 拜访 老拳师求教,感到北京的八卦掌各个流派之间,只是外部造型和练法有差异,但在本质上还是相同的。各流派都是以走转运行为基础,神气意力合一,刚柔相济。只不过各流派之间所表达的方式、体现的内容不同罢了。

关于《水浒传》人物

北腿王——武松
一 天生北腿好材料
从小最喜欢的是他,当然先说他了,反正不论排名,所以我也“徇私”一回。我是看电视剧后喜欢上这个人物的,后来才看了连环画和小说,才发现书中的武松太残忍了。不过第一印象已形成,改不了啰。
武松的腿功,不敢说是108将中最厉害的,但却是作者描写得最为详细的,加上本人先入为主,所以自然觉得他腿功最强啦。
学武的人都知道“手是两扇门,全凭腿打人”,腿法是徒手实战的必备技巧。腿相对于手的优势明显:1.腿比手臂粗,力量大于手臂;2.腿比臂长,攻击距离远;3.腿攻击范围大,可攻击人的上、中、下三路,即头、腰、腿都能踢到,而拳就很难打中下路;4.腿法隐蔽性好,招数多等。
武松的腿法纯熟,绝对受过严格的正规训练,而且付出的精力肯定不少,要知道学武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而李逵只是靠打得多积累经验,可能有人教过他,但可能没受过名师指点,所以小技术上不去(今后会提到他,在我心目中他是力量大,但技术粗糙的主)。在书中好像没有明确提到武松的师父,但可以推断其不弱。一些民间故事还提到,武松进京时专门受过周侗指导,那自然更强啦。
下面看看武松的身体特征,分析其武功技术特点:
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心雄胆大,似撼天狮子下云端;骨健筋强,如摇地貔貅临座上。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间太岁神。
虽然没有明确说他的身高,但从文字上看应该是非常高大的(有评书说“身高八尺”,那至少有一米八),不然也不会给人一种敬畏感和压迫感。身材高大,那腿自然很长,这是他的优势。
再看地形特征。武松家在山东清河县,清河、阳谷据说是在鲁西北,那是华北平原的一部分。平原多开阔地,方便高大之人施展拳脚。要知道,“南拳北腿”的形成和地形有关:北方多平原,地形平坦广阔,打起来动作可以大开大合;南方多丘陵,多河流,常在狭小地带交手甚至是在船上交手,故南拳强调马要稳,且动作快而短,故能发挥手的最大优势(本人的基础武术就属南拳系)。
所以,武松的技术特点就是典型的“北腿”风格,因其身高太高,一般不会轻易施展翻腾之功。且看体操运动员的身高就知道,他们擅长的空翻、手翻,却不是高个子的强项。
二 景阳冈打虎
武松喝了15碗酒,不听小二劝告,硬要上冈。后来看到官府榜文,第一反应是回店里去,很多人觉得这样显得胆小了些。在我看来,这正是人之常情,武松已经是高手,但他仍然对老虎有所顾忌。首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事去惹这种猛兽干什么?其次,自己未必有打赢老虎的把握,毕竟他只是有一根哨棒,没有刀剑等利器。钝器对付猛兽,不能那么得心应手,何况只是一根短短的哨棒。何为“棒”?长者为棍,一般高过人一个拳头,像齐眉棍已属于短的棍,更短的就是棒了。相信现代各种搏击冠军,也不愿拿一根短棒去打猛虎吧?所以说,当时看武松产生回去的想法,第一感觉就是真实,像雄阔海那样徒手搏双虎还是夸张了点。
最后武松还是上了景阳冈,一是怕被人耻笑,二是存在侥幸心理,以为未必会遇见老虎。看到这里,不得不说武松对动物的习性了解不多。
下面说说老虎的习性,狮虎平常一般不惹人类,但它们一旦吃过一次人,今后就会经常吃人,这是动物学家多年调查得出的结论。据说是因为人比其他猎物容易捕得多,很多人见到狮虎首先是吓瘫了,然后就任其宰割。吃人虎和食人狮吃过人之后,还教会其幼崽吃人,于是这些动物长大后也以捕杀人类为主。印度就有吃人虎屡屡害人的传闻,非洲也有很多食人狮的消息。
书中描写此虎已“坏三二十条大汉性命”,那就说明这是只吃人虎。既然它已习惯吃人,那么人过冈常走的路必定是它的出没之处。那么,武松遇到老虎,可以说有其必然性。
武松进入树林,正要在青石上睡觉时,老虎出现了,武松连忙滚下青石,拿哨棒在手中。这时为什么要用“滚”,须知在躺着的状态下遇险,滚是最快的躲避方式,这是常练武的人形成的习惯,这种时候绝对不能选择“坐”起来再跑的。
老虎首先就是一扑,这一“扑”是什么概念?虽然有“半空的蹿将下来”的描写,但其实不会扑得很高。相传,施耐庵写书时专门观察过老虎的习性。那他应该知道,无论是狮、虎、豹、还是狼狗等猛兽扑起来的首选攻击目标,就是咽喉,这只老虎不会例外。在影视作品里老虎一扑老高,而主角则是低头弓背躲过,看起来很精彩,实际上扑的那个高度可能不用低头都会从头上过去。而且,这样低头弓背,让其从自己正上方过去也有危险,就是头部还是可能会被碰到,那可吃不消。
所以,武松闪过这一扑,不可能是低头让老虎从头上过去,而是从其旁边闪过。躲闪功夫,本就是武者必备的。擅长躲闪的人,一定拥有娴熟的步法。接着,他又躲过了老虎的掀和剪。
老虎三招不着,气性没了一半。加上作者在老虎出来时作了“又饥又渴”的描写,据我想像,因为百姓均在巳午未结伴过冈,加上猎户逼得紧,所以它可能好久没有吃东西了。前面攻击过猛,也消耗了它不少体力。所以,这只虎的威力减少了不少,不然武松这种醉汉对付它还是很危险,即使他的酒已“化作冷汗”出了,但酒精对他的小脑和眼神还是有一定影响的,那就会影响到他的平衡和判断力。
老虎兜转回来,武松抡起哨棒,尽平生之力,从半空里劈将下来。棍法中“劈”有几种,一种是常规劈,一种是抡圆劈,这两种劈法都是从正上方打向正下方,此外还有斜劈,顾名思义就是从左上劈右下或从右上劈左下。既然武松用了全力,还是从半空中打下,那他用的就是直上直下、且力量最大的抡圆劈。这种打法弧度大,范围广,在障碍物多的地方不宜使用如此大开大合的招数。结果,他打在了枯树上。不排除他是紧张,也不排除是受酒精影响,以为会碰不到树,结果却碰到了。
好在武松应变能力快,在老虎再次扑来时,他一跳,退了10步远。如何“跳”才能退10步远?各位可以试着往自己正后方跳,会发现又近又别扭,但往自己侧面跳就容易得多。武松面对老虎,也不可能是正面站着,看过拳击、散打等搏击运动的人会发现双方对峙时都是略侧着站,这样全身暴露的目标就少些。武松当时也是侧着站,虎扑时,他只需后脚一退,前脚顺势一蹦,就可以“跳”10步远。这下老虎前爪正搭在他面前,按住头——打——搞定。
可见,武松这次打虎,主要是凭借灵巧的步法,然后瞅准时机一举拿下。至于棍法,还待考验。
三 斗杀西门庆
西门庆看到武松,就跳上凳子,踩上窗沿,但是却不敢跳下街去。从后来武松跳下街成功,说明当时位置不算太高,否则无论你厉害的武功,从七八层楼跳下,抵挡不住大地的引力所产生的冲击力的。有文章说,西门没跳下去,绝对是错误的选择,我深有同感。
轻松一下,引用成龙《警察故事》里一句话:“我可以这么跳,他绝不可以这么跳!你以为个个都是我啊?”
接着,武松跳上了桌子,他为什么要上去?估计是见到西门庆有逃跑的打算,因为他跳这高度不成问题,自然担心西门庆跳下去就溜了。于是就走直线,想封住其退路。那些碗、碟被“踢”下来,可能是他上桌是震下来的。他不太可能上了桌,还专门把上面的东西踢干净,再去报仇。
西门庆跳上凳子,武松跳上桌子,两人就在上面打起来。这下倒跟电影差不多,尽选些狭小的场所打些高难度。
西门庆见武松来得凶,手略指一指,却飞起右脚。武松只顾奔人来,略闪一闪,这一脚误打误撞就踢飞了刀。
在此要说说西门庆,可以说他是有点功夫的。首先,他一脚踢得武大口吐鲜血,武大什么人?虽然矮,但经常挑担卖饼,应该还是结实的。被踢到吐血,说明西门庆力量不小,像现实生活,没多少人能踢到人吐血的。西门庆踢飞武松的刀的这一脚,虽然是无心插柳,但是从他踢之前用了虚招,可见他实战过不止一两场。而且,他并没有慌乱,这正是经常实战的证据!他不是高手,但也决不像很多人想像中的那么没用。
武松被西门庆这种烂人踢飞了刀,屡招后人诟病。当然与其大意有关,毕竟自己手中有利器,西门庆赤手空拳,所以他有些疏忽。不过我觉得像他这种高手,应变能力还是很强的,西门庆这一脚目标当然不是他的刀,所以他还是闪过了。至于为什么会中刀,我觉得和地形有很大关系。当时他俩一个在桌子上,一个在凳子上,脚下面积狭小。如果躲西门庆这招也像躲老虎那样大步闪开,可能就是一脚踩空跌下桌子了。所以他只能“略闪”,于是刀被意外踢飞。
西门庆见武松没了刀,就不怕了,这就是他托大了。武松也是实战高手,当然很快就反应过来。西门庆的右手虚击,左拳欲打武松心口,武松略躲而过。为什么又是“略”?躲闪也是一门功夫,不能提前反应太早,反应太早对方可以换招,当然也不能太慢,否则就被打中了。躲的精髓所在,就是在对方出招时恰好躲过,这正是对方来不及收招的破绽之时!
武松顺势钻到西门庆胁下,左手抓其头,右手抓其左脚,然后一推,西门庆就下楼去了。这一招将武松的摔法体现得淋漓尽致。结果西门庆的过程,估计不超过3分钟。看书里头的武打可能大家都觉得没看电视的过瘾,但书里描写的却很接近实战。那种互相拆招几十合,谁也打不着谁的情况在现实是不存在的。实战时,双方的招式都是朴实无华,讲究实用,而且胜负很多都在电光火石之间。
四 醉打蒋门神
武松超强的腿功,是在打蒋门神时得到最好展示的。
打蒋门神之前,武松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可还是轻松拿下,正如书里说的,蒋门神早就“泡虚了身体”。
武松见了蒋门神,两个拳头虚晃一晃,转身便走。蒋门神赶来,武松起左脚踢中其小腹,然后“踅”回来。
何为“踅”?就是转回来的意思。从此字可知,武松击中蒋门神时,还是没有转回身来的,即背对敌人。那么,他用的是什么踢法呢?不太可能是后扫,扫的幅度大,而且力量差。也不太可能是后撩,这招显得短,而且力量也不大。我估计,他是用后踹。此招是直线踹击,而且速度力量俱佳。于是,蒋门神捂着肚子蹲了下去。
更精彩的一招出现了,武松“踅”回来时,右脚早起,踢中蒋门神的额角。这是一招绝对是高难度!首先,虽然蒋门神已蹲下去,但其身材“长大”,蹲下也不会很低。踢中其额角时,武松的腿应该高过自己的腰,甚至可能是高腿!在现实散打比赛中,就很少有高腿击倒的情况。其次,武松是在转的过程中起腿,那就是旋踢,就是电影里头最漂亮的转身踢腿。这一招在实战中使用时,往往就是对方丧失攻击力时,如果一开始就用旋踢,等着挨几下吧。
别以为这一招很容易,旋踢对力量、速度和准确度的要求都很高,如果是高腿旋踢,还要掌握好身体的平衡。要练好旋踢,没有个一两年是不可能的,甚至可能更久。
书中也说了,武松这一招叫玉环步、鸳鸯脚,是武松“平生”的真才实学,不容易啊。何为“玉环步”?环者,圆也。什么情况下会有圆形的步法?旋踢也。何为“鸳鸯脚”?因施展腿法时须与双臂配合,双臂上扬下合如鸳鸯展翅。且在连环踢法中,左右腿轮番踢出,恰如鸳鸯形影不离。
武松之腿功,决不是一朝一夕能练成的,其中一定付出不少的汗水。
五 血溅鸳鸯楼
下面再看武松的刀法。
飞云浦上,武松两脚踢了两个人下水,其中一人还被踢得“翻筋斗”,再次体现了其凌厉的腿功。
鸳鸯楼上,蒋门神看到武松,魂飞天外。他正要挣扎,武松刀早起,劈脸连交椅也剁翻了。从其后来还挣扎得起的情况来看,可能当时武松的刀就不怎么锋利了。
张都监脚才动,武松转过身来砍中脖子,像这种转身横砍在武术术语中叫“斩刀”。张都监中招而倒。
稍微抵抗的是张团练,他提起一把交椅抡过来。被武松接住一推,往后便倒。
张团练同样犯了错误,可能是酒醉不清醒吧,要知道,他面对的可是拿刀的武松。生活中,歹徒手上若有匕首、牛角刀、砍刀等武器,威慑力很大,仅次于手枪,远大于斧子、砖头、长棍等。当时,拿着朴刀的武松,威慑力自然大得惊人。
他用交椅抵抗是对的,本来就应该利用仅有的工具物品抵抗,这毕竟比空手强。但他不应该用交椅去砸武松。交椅的形状不规则,连钝器都算不上。在现代自卫防身术中,对使用椅子、板凳的要求,是尽量扫对方的腿,这样至少能逼退对方。而用交椅从头砸下去,可不像刀砍那么有威慑力,很容易被对方直接用手接住,张团练的遭遇就是如此。如果他扫下盘,可能仍是难免一死,不过也能打久些,让读者也看得精彩点。
武松打这些人如砍瓜切菜,根本看不出其刀法的真正实力,只能用强来形容,却不知有多强。
总之,武松的腿法很厉害,如果他骑马的话,那他的“北腿”就无从施展了,不知这是不是他不当马将的原因?
到后来武松变成配角后,他的武打的描写就没有这么详细了,虽然也不乏一些精彩片段,在此不一一分析了。或许今后想起什么会再作补充,有关武松的话,就说到这里。
参考书目
《水浒全传》 施耐庵 等 著 岳麓书社
《纪效新书》 戚继光 著 岳麓书社
《阵纪》 何良臣 著 岳麓书社
《中国武术史》 人民体育出版社
《少林武术精华》 释德虔 等 编著 人民体育出版社
《少林绝技汇编》 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
《少林看家拳》 释素法 等 编著 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
《少林十大武艺》 吴景川 主编 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
《南少林秘传功力拳法》 高 翔 主编 人民体育出版社
《迷踪拳》 李玉川 等 编著 人民体育出版社
《形意拳真传图谱》 李金波 等 编著 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
《吴斌楼戳脚翻子》 张大为 等 著 人民体育出版社
《祁家通背拳》 单长文 编著 人民体育出版社
《八极拳真传》 王世泉 著 人民体育出版社
《董海川八卦掌擒拿法》 王尚智 编著 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
《万籁声技击法》 梁超群 著 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
《中国散手》 人民体育出版社
《中国跤》 纪富礼 编著 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
《擒拿反擒拿十八法》 韩建中 著 人民体育出版社
《夺凶器基本技法》 韩建中 著 人民体育出版社
《飞檐走壁》 葛 强 著 解放军出版社
《中国巡警徒手制暴术》 杜振高 等 著 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
《中国巡警警械制暴术》 杜振高 等 著 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
《李小龙技击法》 李小龙 等 著 人民体育出版社
《李小龙二节棍攻击法》 董子红 编著 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
《李小龙短棍技击法》 高鸿鹏 编著 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
《实战空手》 山崎照朝 著 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
《海外武术集萃》 宾彦红 等 编译 湖南文艺出版社
《跆拳道》 叶 莱 等 编著 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
《泰国拳》 董子红 编著 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
《踢拳道》 董子红 编著 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
《剑道》 董子红 编著 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

近几年来所有的《中华武术》《武林》《精武》《武魂》《少林与太极》《武当》期刊。
(如无补充,今后系列文章均参考以上书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